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大強倉分撥中心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議事論事/“法治正常論”助分裂活動死灰復燃\陳光南

2020-11-24 04:24:0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最近,香港出現了一股“法治正常論”聲浪,其實際效果就是放生了“港獨”分子和“暴力抗爭者”,更是抵制了香港主流民意所提出的“司法制度必須改革”的強烈要求。

  “法治正常論”出自一些法律界人士和律政司裏面的人士。他們認為“修例風波”的社會激進情況,已經不再出現了,香港已經回覆平靜狀態;因此,過去一年應對緊急狀態的警隊一連串做法和特區政府採取的緊急做法,都應該停止,要回復到“法治正常狀態”,要製造政府和民間的和諧,要對暴徒、攬炒派保持一種緩和狀態,尊重他們的權利,故政府要執行《人權法》和符合西方價值觀念的政策,否則就會受到國際的制裁,云云。

  為暴徒大開方便之門

  這種論點的提出,實際上是故意無視美國和西方勢力粗暴侵犯中國的主權,粗暴干預香港國安法的執行,為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及香港大多市民人權的暴徒開綠燈。

  耐人尋味的是,上週高等法院頒下判詞,裁定不展示警員編號的做法是違反《人權法》,亦裁定現時涉及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的投訴機制並不足夠,裁定政府敗訴,需要支付堂費。判決相當主觀偏頗,沒有全面客觀考慮警員和家人也應該受到《人權法》的保障,避免警員和家人遭起底及報復,沒有作出一個合理的平衡。判詞也漠視了暴亂期間,銀行、商店、地下鐵路車站受到暴徒打砸搶燒,香港居民上班和回家的交通受到堵塞,有人被暴徒淋易燃液體,或者被行私刑打得遍體鱗傷,甚至被磚塊擊斃的惡劣事件,也沒有考慮保護香港大眾的公民權利,單方面保障犯罪者的權利,有關立論完全不符合香港整體利益和香港的法治精神。

  更重要的是,《人權法》的保障,清楚地列明瞭人權保障並非沒有限制。根據《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八條的規定,當民主社會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維持公共生或風化,或保障他人權利自由所必要者,居民行使的人權權利便會受到合理限制。高院對於人權法的解釋,根本不正確。有關暴徒明顯地侵犯了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寧、公共秩序和其他公民的權利,當然不應受到“人權法”的全面保障。

  事實上,警隊在應對暴動和恐怖主義行為時,不展示警員的編號、改用作行動代號代替,也一樣可以識別具體的警員,同時可以防避暴徒對警員及其的家屬起底和欺凌的不法的活動。這符合國際通例,歐洲的德國、瑞典、北愛處理騷動的場面和有組織罪案或恐怖組織的行動期間,也毋須佩戴名牌。

  法官對於警方執勤未展編號違《人權法》的指控很明顯是強調保障在騷亂現場的人追究警員的權力,而不理會騷亂現場的違法者如何使用暴力並傷及了警員和無辜的市民;更不理會暴徒們當時都戴上了頭盔、口罩和眼罩,並且帶備了各種犯罪工具,他們的意圖是使得警察無法識別他們以作出舉證。判詞一邊倒地為暴動現場聚集的的人的權利作出保障,猶如一些人的“辯護士”,不符法治公正原則。

  對違法行徑視若無睹

  無獨有偶,頒下判詞的第二天,中文大學的校園之內,出現了分裂國家、鼓吹“港獨”的遊行。有校外分子混進中大學生之中,戴上了V煞的面具,高舉宣示“港獨”的標語,高唱“港獨”的歌曲,並且高呼分裂國家的口號。他們有沒有從判詞中得到靈感?分裂活動又在校園死灰復燃豈是“偶然”?

  香港國安法已經頒佈,美國和英國對於香港國安法大舉抹黑攻擊,冠冕堂皇的詞令中,大談保護人權和自由,並且進一步作出制裁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行為。公眾不禁要問,法庭這個時候所撰寫的判詞,實際上發揮了什麼作用?為什麼對危害國家安全、主權和香港的繁榮的違法活動視若無睹?最令人驚訝的是,該法官還被委任為審理涉及國家安全法的案件的指定法官。這種人事安排,是否説明了香港的司法機關的不良傾向?

  民間要求改革司法機關並不是沒有理由,而且問題已越來越嚴重!

  資深評論員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